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七台河政府严歌苓<芳华>01:萧穗子,是不是严歌苓自己?-拼凑一个晃晃

时间:2017年01月14日 | 作者 : admin | 分类 : 全部文章 | 浏览: 77次

严歌苓<芳华>01:萧穗子,是不是严歌苓自己?-拼凑一个晃晃


近期要给大家分享的是严歌苓小说《芳华》,主人公有五位,分别刘峰、郝淑雯、林丁丁、萧穗子及何小曼,何小曼也就是电影中的何小萍。由于小说是以多年后萧穗子的口吻,描写现状的同时插入各种回忆,使人物轨迹变得没那么清晰明了,但不得不说,这种写法大后寿寿花,妙,实在是妙。为了让书友们更深入透彻地理清人物经历的脉络,了解他们的真实一面,我们将分五期,对每个人进行分期讲述。本期我们着重谈谈萧穗子,她到底是不是严歌苓自己呢?
先来整体说说,严歌苓和小说《芳华》,严歌苓既是小说家,也是电影编剧,出生于1958年11月袁维娅,有13年的从军经验,也写了很多有关部队生活的文章及小说。比如。《一个女兵的悄悄话》《雌性的草地》《灰舞鞋》《白麻雀》《爱犬颗勒》,而《芳华》无疑是最具个人自传色彩的,它在2017年5月出版,迈克尔奥赫几乎涵盖了严歌苓的青春与成长,原名叫《你触摸了我》,而以此改编的冯小刚同名电影《芳华》也已经上映半个多月。
可以说,在整体基调上,电影偏青春洋溢、集体主义,对善良的品德给予了正面宣扬和肯定,小说则压抑、悲悯、对人性剖析的成分较多。在人物命运走向上,电影做了一定调整和弱化,比如林丁丁的婚姻状况、刘峰与海南发廊女的经历。
小说讲述了刘峰、郝淑雯、林丁丁、萧穗子及何小曼跨越四十余年的人生轨迹。他们从大江南北被挑选出来,进入成都部队文工团,拥有不同的家庭背景,且性格迥异,展现着属于他们的不同芳华赵连荣。小说以萧穗子的所见所感为写作角度七台河政府,进行地点、人物及时间的切换,该写作手法十分新颖独到,亲切真实喜马拉雅旱獭,给读者以强烈代入感,引人深思包凡一。但也非常考验作者功底,需要比较强的逻辑思维和镜头拼凑能力。对这种写法,我们从开头就能看出来:
“原以为再见到刘峰会认不出他来。二十岁他就那样,跟你多熟你扭头就想不起他长什么样。”
个人是十分喜欢这种开头形式的,看着不咸不淡、不温不火,却仿佛像一个黑洞,把我拽进去,非探个明白,黑洞里藏着的人生沟坎。
作为串起整部小说的主人公:萧穗子,是全书的一个引子,经历着故事本身,也讲述着故事。读《芳华》的读者大概都会有个疑问,萧穗子是不是严歌苓自己?两人未免吻合的部分太多了,对此我们来看看严歌苓本人的说法,她曾坦诚萧穗子确实有自己的影子,她说:
“我在文工团待了很长很长时间,我也曾做过战地记者采访伤员,13年的从军经验,给了我一段青春芳华,是最难忘的岁月。从这段经历里,我写了不少小说,都是关于部队生活的,是不能免去的一段记忆。”
“萧穗子这个人是不是严歌苓,是不是写过《扶桑》?读者也不能完全确定。我有意把海外留学的经历去掉,就是告诉大家萧穗子和严歌苓不是一个人廊坊一中。书里有许多细节是我虚构的,比如萧穗子抱着西瓜开车,一来我不会开车,二来我在国内没买过西瓜。”
那么作者为什么选取这样一个与自己有类似经历的萧穗子作为小说引子呢?严歌苓是这样说的。
“我希望借助这种模糊性的优越地位,能够时而进时而出。时而是故事中人,跟其他人物一块儿进行这个故事,时而是作者,带动读者一起思考。”
后来根据这段话,我也很仔细地想过,选取一个似是而非的身份,作为小说的陈述者,确实为作者提供了很大的便利,虚构与现实碰撞,以回忆为底色,又加入想象色彩,以此冲破现实,增强故事的张力,同时读来亲切动人。
文中的萧穗子,在整个文工团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呢,有一点边缘化,站在人群角落,父亲被戴上反动文人的帽子,阶级身份卑微。身在那样一个年代,她的自卑、压抑是可想而知的,虽然她并没有像何小曼一样,受到公然嫌弃和攻击王缨灏。她心里,是这么想的,“刘峰跟我是人群的两级,他在最上,我自然在最底部,也许比何小曼还低。没人觉得何小曼危险,而我沃兹基硕德,让他们感到作为对手,有一种神秘的危险。”
这段心理描写所说的“神秘的危险”,要从她那段轰动的纸上恋爱事件说起。那时,正是怀揣爱情幻想的年龄金美淑,她与少俊秘密交往了半年,多么单纯的萧穗子,她沉迷于那种柏拉图式的恋爱,用书信表达爱意,相互写了上百封信。但她不知道的是,男女间那点纯洁的好感,破碎得这么容易。被举报后,少俊主动交出了萧穗子给他写的所有信件,揭发她是“有其父必有其女”,“根不正苗自黑”,“用资产阶级情调引诱和腐蚀同志加战友”并成功将自己包装成成了一个十五岁小女兵的受害者。举报者,不是别人共享卫士,正是郝淑雯,她出于一种竞技心理,看着萧穗子一个十五岁的不打眼的小兵疙瘩,能让一个漂亮成熟的少俊陪着她玩儿情书暗投,一玩儿半年乡村艳旅,小怪胎到底有什么魔力?让张嘴就是错别字,一封家书翻几十次字典的少俊天天动笔?少俊容易吗寂寞包厢?一共没念过几本书,每天要搜肠刮肚地想出词儿来谈纸上恋爱,男女间能有那么多字儿写德雷斯罗萨?不就是一拉手一拥抱一亲嘴儿,下文自然就有了吗?少俊正是拜倒在了她的石榴裙下,交出了信件。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因为当时的萧穗子并不知情,事实真相是在多年后才得以揭露,由郝淑雯本人亲口解密,而萧穗子,也选择了大方原谅,是的,沉积多年的回忆,哪怕最终发现是丑陋的,也不再那么重要,都释然了。
只是当时的萧穗子,在一段爱情幻灭后,感觉周围人看她的眼神都变了,仿佛她成了大家不认识的萧穗子,最底层的她,不是应该唯唯诺诺吗,低眉顺眼吗,努力进步吗?怎么会,又怎么敢恋爱呢。又怎么能和漂亮英俊的干部少俊恋爱,是的,这个萧穗子,是具有一定魔力的。她也因一时想不开,差点选择了悬梁自杀。
后来的她,一直都淡淡的,疏离着,她不会冒犯任何人,也不会巴结任何人,不会剑拔弩张,不会矫情,不会说刻薄恶毒的话记李将军归来。对人对事,她是心怀着一份善意的,对待何小曼,不似郝淑雯、林丁丁那样针锋相对,父亲捎来东西,她送到何小曼手上一世跋扈。看到林丁丁被丈夫和他的家人欺负,专门写文章暗骂。在刘峰被众人批判时,她虽然没有站出来,但也没有墙倒众人推,说任何坏话。面对刘峰的假肢,听到他下海的艰难,得知他患了癌症,充满痛心和怜悯龚半伦。她还是一位 “晕晕的笑着,脸大红”的充满少女情怀的姑娘。
关于她,因为是讲述者的缘故,也有太多严歌苓自己的影子,所以严歌苓着墨较少羊老大棉裤,虽是以她为主线串起整个故事,但多半讲的是别人的事。只知道她做了战地记者,文工团解散后,考入大学,后来走上了出书签售的道路,岁月沉淀出来的思想深度,也在她的一步步深入解读中体现出来。但对其婚姻状况,只知道,她与林丁丁和郝淑雯聚会时,她离婚了,与父母同住。
关于严歌苓小说《芳华》中的萧穗子,本期就分享到这里,感兴趣的书友,欢迎订阅,继续了解下一期:严歌苓<芳华>02:@刘峰|真心错付,谁来负责?
end
静 静 少 年
愿历尽千帆
归来仍少年
分享美好的事物给你们看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的文章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