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上派中华女子文学论坛-韩咏华:诗歌其实很浅显,生活其实很简单-中华女子文学

时间:2018年02月08日 | 作者 : admin | 分类 : 全部文章 | 浏览: 110次

中华女子文学论坛|韩咏华:诗歌其实很浅显,生活其实很简单-中华女子文学

中华女子诗歌 2017年16期(总88期)
中华女子文学论坛 本期作家 韩咏华

韩咏华,中国诗词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泥河湾作家协会主席、世界华人炎黄蚩三祖文化研究会副会长、河北省文化名人公联副主席。已出版诗集《洗尽铅华》、散文集《心灵提速》、童年回忆录《故乡的天空》、史诗专辑《泥河湾三部曲》、合辑《魂系泥河湾》。诗歌和散文多次获省级以上奖。
诗歌其实很浅显,生活其实很简单
韩咏华
作为一个热爱诗歌的人,“2015诗润张垣期盼冬奥暨《张家口诗群》发布座谈会与张家口诗人迎奥运签字仪式,主办方约我以60后诗人代表谈谈《张家口诗群》这本书。在众多的“诗歌大家”面前谈诗歌,在众多的“文化翘楚”面前谈诗歌,在我熟悉的“文学同仁”面前谈诗歌,实在有点鲁班弄斧、关公耍刀的嫌疑。
组织安排,我实在不好推诿,也难辞其咎,尤其代表六零后发言,更觉得难以胜任。一是见识比较短(女人头发长),没做到“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二是 审美有局限性,造成诗歌风格的僵化;三是手懒笔秃,心思笨拙。始终没有飞扬的诗情激发创作。不说对不起大家寄予的期望,更对不起“诗人“这个称号。最主要的是对不起自己,没有迸发出惊世骇俗的力作,只涂鸦一些小惠侧艳的断句自我抚慰。好歹,今天来的都是爱诗歌也是懂诗歌的人,即使我表达的文不对题,词不达意,也就多了一份理解,一份包容。
我自己个人的诗歌创作,源于从小对儿歌的热爱。那时候,课外读物非常稀少,最直接的接触诗歌,是从课本上。比如艾青、郭小川,李瑛、李季、闻一多、郭沫若、鲁迅等。后来自己读了很多诸如徐志摩、北岛、顾城、戴望舒、席慕蓉的诗歌,再后受到了汪国真校园诗歌的影响。也可能是因为家风耕读,家教谨严,自己也传统且古板,我喜欢鼓舞人心、弘扬人性、家国情怀的正能量诗歌,不太认同一些流俗的所谓“流派”。即使表面上热闹的神乎其神,评奖评得红里透紫,追逐赞誉的舔臊露骨,自我陶醉的死去活来,我还是不愿意苟同一切所谓的“朦胧”、“下半身”、“垃圾派”“梨花体”等。我坚信诗歌,何美璇就应该是言志之物,言真之情。我手写我“心”旺旺心语,这“心”应该是包容天地宇宙的心,而不是自我之心。别说感召世人,彪炳青史了,甚至连自我的心都不能抚慰到自绝红尘的地步,这实在是对“真诗歌”与“真诗人”的一种亵渎曹小强。很多朋友直言不讳对我说:现在的诗坛千奇百态乱象重生。我从来懒得读诗,一看是诗歌我就翻篇,两字:不看!确确实实的讲,作为一个热爱诗歌,视诗歌为生命的我来说,剜心的疼痛。然而,也不得不承认,诗歌诗坛的主流是好的,也不乏存在一些不尽人意的地方。难怪吴文堂教授对我说:文学的船翻了,飘浮层面上的都是草芥……
当然,写诗歌首先要清楚诗歌到底是什么?诗歌经历了怎样的发展历程?诗歌的未来取向是什么?三个题目写出来,我已经害怕了,对不起榆林抠抠团 ,题目太大,我说不清楚更不敢说。只想借用冯骥才的话:知识分子需要纯粹的精神。文学的责任就是通过真实记录历史、心灵、命运,来滋养这种精神的纯粹”。诗歌,无疑是最好的最纯粹最完美的滋养与表达。
说得远点,从猿进化到人发出的第一个音节,一定是“啊”或者“嗯”或者追逐与撕叫的声母,总之就是“一个”字。再后来,懂得用节奏表达思想,如《吴越春秋》“弹歌”是一首反映原始社会狩猎生活的二言诗,句短调促,节奏明快,读来很有情趣。全诗才八个字,却写出了从制作工具到进行狩猎的全过程。断竹、续竹;飞土,逐宍。再后来就有三字诗,四字诗,如古代“三人持牛尾,投足歌八阙”直到固定成五言律绝与七言律绝等。比如我们熟悉的春争、秋鸣、秦咏,汉赋,唐诗宋词元曲,后来发展到明清小说,直到鲁迅的第一篇白话文“狂人日记”,发现没?大家的语言表达越来越丰富,句子越来越冗繁。但是,起码是国文汉语的表达。这让我想起谈歌师父说的文学的三个境界:说中国话,说好中国话,说好自己的中国话。听清楚,是说中国话,不是说外国话,更不是外国诗歌三等翻译,翻译出来的零零散散寡淡如泔的所谓白描。还有行内一些自称专家的诗人,以为诗歌就是不好好说话九宫图算法。比如说“太阳的翅膀掉了一只”“月亮的后脑勺在眨眼睛”“麦田的裤裆扯开了”“沙子的屁眼在流血”这样鸡零狗碎、着二不到三的垃圾语言,竟然被当做奉若神明的“好诗”。更有的编辑,把读不懂的诗叫做好诗。如此说,婴儿们包括不会说人话的牲畜全都成了他们眼里“伟大的诗人”且不胡闹?!还有的诗人,每天瞎琢磨,以为梨花体“馅饼诗”狗屁不通的句子,是“好诗”。有个被人还鼓动我写七句以下的诗歌。说诗歌从第八句基本就是废话了。真的是十足的“变态诗人”。让人费解的是,写这样诗的人居然是什么诗歌协会的副主席,可想而知,诗坛让类似这般白痴们把持着,真正是”鸾凤伏窜兮,鸱枭翱翔“了。更有甚之,在文学的圈子和群里,抬出什么一长串外国诗人的名字装神弄鬼,掩盖自己底虚蕴浅之轻薄,如什么费尔巴哈黑格尔的胡乱瞎吹牛一番。我真的看不起这样的人,也不屑一顾这样的“伪饰诗人”。很多时候外国诗歌都受到了翻译的局限性虎瘦雄心在,存在没有音节美、没有艺术美的天然弊病。而很多诗人却无知的崇拜,断然的模仿。终成邯郸学步,忘了自己本土语言的美感与韵味。俗话说,中学不兴,西何以焉?
现在网络时代还出现了很多半夜不睡觉,百度别人的诗歌,再东拼西凑成自己的作品,包装标榜成自己力作的“拼凑诗人”。或者武大郎开店嫉妒高个子的狭隘“龌龊诗人”潜龙特工。至于,诗歌作了经济的奴隶,不管内容如何文笔是否上乘,作者只要是庙堂之人瑞竹岩,只要是土豪大亨或者活动赞助就一律溜须拍马,奖项上位的比比皆是。如此,诗歌不仅偏离了其本质的纯洁,乱象也就不足为奇了!
好的诗歌真的很浅显也很简单,比如李白的“床前明月光……”老百姓都读得懂。白居易为了检验自己的诗歌,看市井百姓是否乐意传唱。还有我最喜欢的诗人余光中,他的《乡愁》——
小时候铃科百合子,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多么浅显通俗,又是那么打动人心。从一枚邮票到一湾海峡,从个人到家国情怀。多少年过去了,每当读起这首诗,就会怦然心动,热泪盈盈。所以说,我们不必要神秘化诗歌。很多时候的道理都在民间。记得十多年前,我和周贵亮、温国、曹东霞、徐正成、安迎春与李永安等一行到怀安灵官庙林场采风迷了路。看见一位放羊的大爷走过来就赶忙问路。大爷沉思几秒后指着前面说“其实山里没有路,你走在哪里,哪里就是路,你就走哇!”我很惊讶,大爷瞬间变成鲁迅先生“世上本没有路——”。大解有王师,山村无野夫。佛家“但行好事莫问前程”与农民“但闻耕耘不问收获”异曲同工,上派没啥两样啊?!艺术本身并无奥秘,有的只是爱好加勤奋。只要你愿意写诗,每个人都可能也一定能成为诗人。这其实真的很简单。不过,也许正因为简单,把简单的事情做好,就更显得难能可贵。比如中国上下五千年,遍地满把抓都是商贾腐吏,却始终出不了引领国人精神与道德制高点的第二个李白,大概这就是我们这些爱诗歌的人,应该沉思与反思的。
总之,诗歌无论怎样发展,从空间和时间的角度无非“现代性”与“后现代性。”但,无论怎样,也无论何处,如果没有信仰的破碎,如果没有道德的缺失,没有另一种现实的介入。现代与后现代都是无本之末,就不可能产生划时代的颠覆性力作鹦鹉灭火。
诗歌是纯美的。我们可以不懂诗,但我们不能过缺乏诗意的生活。百年一瞬间,人一步步走向死亡,活得其实很悲情。我们需要快乐地穿越人生起点与终点。对于热爱诗歌的人,诗歌是我们快乐地穿越人生起点与终点的填充物。我们有幸结缘诗歌,也有幸生活在张家口这个辽阔诗情盎然的故乡塞外。“一个沧桑、厚重、辽远的地域里,不可能不出好诗,不可能不出好诗人。”
说了半天猴弈,回到主题:六零后诗人是一个什么概念?
几分钟前,我翻阅了《张家口诗群》这本书。略略数了数,我侃谈九零后(5位)八零后(9位)为九五之尊;七十年代的诗人(28位)为二八佳人;六十年代是六和塔(6位)作为坚实的仰望。六零后,真的是《张家口诗群》的主流,竟然有三十多位。我坦言,不仅是张家口,甚至全国,六零后目前都是中坚力量。六零后诗人由于生在文革时代大背景的影响,诗歌经过了变革的无序与混乱,动荡的颠簸与洗礼,斧正的阵痛与涅槃,自由的无羁与跌宕。正如诗人郁葱说过:七十年代的诗人喜欢安静相城人才网,八十年代的诗人正在跨越,九十年代的诗人崇尚自由。那么,六十年代呢?张家口以周贵亮、韩仰熙、毕俊厚、徐正成、吴凤祥、风涛、海莲、荆秀清等为代表“60年代诗人群体已经砥柱中流,他们气势雄浑,像大片的白杨林,合集在那里,不用风吹,本身就是一道苍劲的风景(郁葱)。”
诗意的生活,生活的诗意。奉行“我手写我心”的创作原则;秉承“文以载道的但当与责任;恪守“源头活水”的接地气贫民化写作,追求“拙朴与真实”的写作风格。不断告诫自己:诗人,是民族的良心。这就是我今天代表六零后要表达的主题,也是我今天发言的题目:诗歌其实很浅显,生活其实很简单!

编辑: 碧青
………………………………………………………………
中华女子文学公告
“中华女子文学”为首家“中国女子文学”微信网刊。编辑部组成了一支具有先锋意识的团队,以诗歌、散文、小说专刊的形式,重点传播中国现当代女性文学。诗歌主要栏目有中华女子千家诗、流派诗展、地方诗展、海外女诗人、中华女子文学论坛、石竹花每月诗会、编辑艺术档案等栏目。
主 编:碧青
副 主 编:瓜尔佳*关燕山 林荣(东方明月)
本期编辑:如如 碧青
新浪中华女子文学博客、微博同步刊发。
博客网址:http://blog.sina.com.cn/u/5607265192
真诚期待女诗人、女作家和女性文学研究者赐稿。
诗歌专刊邮箱:zhnzwx@sina.com
每月诗会邮箱:meiyueshihui@163.com
编辑艺术档案栏目邮箱:zqcllr5678@163.com
小说专刊邮箱:332801643@qq.com
散文专刊邮箱:308162530@qq.com
特别感谢《东坡风》杂志的大力支持!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的文章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