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不插电中东三国游——掀开伊朗神秘的面纱-空山行旅

时间:2015年02月23日 | 作者 : admin | 分类 : 全部文章 | 浏览: 127次

中东三国游——掀开伊朗神秘的面纱-空山行旅
“去哪里?”
“德黑兰。”
“去干嘛?“
”旅游"
"旅游?那么可怕的国家摩比发展?”
“是的,那里有许多有趣的东西可以看“
这是在伊斯坦布尔机场的办票柜台两位年轻的土耳其地勤姑娘与我的对话。可以反映即使同为伊斯兰国家都市皇帝,两者之间的误解和偏见还是很多的侯门椒妻。
这与我以及大多数人对伊朗的印象一致——激进的宗教情绪绝命调查,狂热的反美民众,随时随地可能的爆炸和恐怖袭击,对作家的宗教追杀令……这一切让伊朗与世隔绝奥斯特塔格,蒙上了神秘的面纱。
现在,这个神秘的国度就要在我面前微露她真实的一面了。

波斯波利斯的人面飞牛雕像
在登机口,我遇到了麻烦。
激动的我排在了第一个准备登机,李元玲登机口地勤人员翻了翻我的护照,问我签证在哪里?不插电我说我到伊朗后去拿落地签。她摇摇头说没有签证不能登机。
糟糕,我不会去不了了吧!可是我连牛都吹出去了啊燃情主厨道明庄!康子妮!脑子里登时出现了无数的念头西缇国际。然后觉得所有登机的旅客都在看着我异界流氓天尊。
我用可怜的一点儿英语拼命解释中国护照可以得到落地签侣皓喆,“不信您翻翻IATA的手册”。
地勤翻了半天IATA手册,又打了几个电话南田洋子,在大部分人都登机了时候吴大真,挥了挥手让我上了飞机泰剧七里香。我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

伊斯法罕的谢克洛芙拉清真寺
飞机上我还没完全从刚刚的低落情绪中恢复过来,又开始为到底能不能拿到伊朗落地签和在德黑兰的住宿发愁了。伊朗落地签据说是可行的,但也是据说而已,大部分人去伊朗前就已经办好了签证的。在出发前,我就已经发了几封邮件预定德黑兰的住宿,一直没有回音。到了土耳其,我又发了两封邮件询问,还是没有回音。也就是说我今天到了德黑兰是不知道住在哪里的。

伊斯法罕的三十三孔桥
两个半小时后,飞机降落在冷冷清清的德黑兰伊玛目霍梅尼国际机场。由于长期的国际制裁,到伊朗旅行的需求很低,伊朗也没有办法购买更新他们的机队,本来在中东国家中德黑兰的地理位置非常适合做国际中转生意的(比迪拜阿布扎比多哈的位置不差),结果现在的机场全天都没有几架飞机起落。
下了机,我急急奔向落地签证处,递上护照,懒洋洋的签证官员接过我的护照,我生怕他们要求我出示酒店预订手续奚天鹰,然而并没有。然后就让我去等着通知——是拒绝还是同意。
同飞机的其他人走光了,与我一起交护照进去的人也拿到签证走了,后来的一位中国人也拿到签证走了——他是长期在伊朗做生意的。只有我还在苦苦等待,也不告诉我被批准了还是拒绝了。
40分钟后,一位官员出来,告诉我交80美元现金,我知道我得到签证了。
伊朗黑大蒜,我终于还是来了北宋枭雄!

即将收获的藏红花--马什哈德附近是世界藏红花的出产中心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的文章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