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不知火舞被俘记漫画中东行(伊朗篇:卡尚的小风景)-未结束的旅行

时间:2018年07月09日 | 作者 : admin | 分类 : 全部文章 | 浏览: 96次

中东行(伊朗篇:卡尚的小风景)-未结束的旅行

关于到底要走多远才能称之为一场旅行?有时候这是一个令人生畏的问题乡村小保安,它让旅行看起来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使得不少人为之而放弃。我觉得旅行时间的长短、距离的远近不应该作为评价的标准,更不应该以此去和别人攀比。一次长途旅行固然会令人羡慕和向往,但是每个人所处的环境和生活状态不尽相同,虽说几个人一起去做同样的事情是极为难得的,但是也不应苛求。
如果自己在旅行中所见到的景色和人物,以及精神上所体验到的东西如果超出了日常的生活,那便不虚此行。一场旅行就是过一次不一样的生活。上周和同事去济州岛,回国前我在济州机场外,望见在远方被云雾所环绕的汉拿山。虽然这个离上海不过1个小时航程的小岛确实没有太多新奇的东西,但那一刻却打动了我,让我再次回味这三天的行程,竟然也能够发现不一样的风景。一次动心便让能自己在今后能够对此记忆犹新,所以旅行是修行,我们要的不是一本装帧精美的经书,而是用心去感悟。

一 南站
要离开德黑兰十八酒坊蓝钻,心中是有些担忧的。早上在酒店退房时问好了车站信息,去卡尚要到汽车南站坐车,车程大概是2个半小时。穿过空旷的街道绕来Ferdowsi广场,货币兑换商店依然关着大门;于是我们进了地铁站,坐4号线到Darvazeh Dowlat换乘1号线。1号线的列车挺旧的,车厢之间不连通,而且在轨道上行驶时总是左右摇晃。沿着1号线再坐7站就是汽车南站(South Terminal)湫兮如风,在我的印象中,伊朗人在地铁里的步伐是匆忙的;大概是因为我们背着50升的背包,外加手提相机包、杂物,地铁通道里很快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人。酒店给我们的提示是出站后跟着人群走就能找到汽车南站了,然而由于跟丢了人群,最后还是得靠谷歌地图。地铁站外的大街上,一侧是小商铺,另一侧是汽车站的停车场,再往南走就是进站的地方。而这个时候往北面看,则能够一览阿伯兹山脉和躺在山坡上的德黑兰。

因为是第一次在德黑兰坐汽车,我并不是很了解正确的流程;我想到的就是先找到候车室,然后买票上车。我们朝远处的一个天桥走着,蔡紫芬大概觉得它是会通向候车厅的,不过谁也不敢肯定。事实上我们也确实没有能够走到那个天桥,便被一个穿制服的年轻人拦住寒天粉,我问怎么去South Terminal,他便把我们往下面停车场的方向带去。在得知我们要去卡尚之后,他又直接把我们带上了一辆车。我这时候的思维是混乱的,完全弄不清发生了什么;但我必须要搞清楚两件事情,一是这辆车是不是去卡尚的,一是票价是多少钱。我再次下车,问一个年纪稍微大点的男人在哪买票,他示意我们在车上买;然后我问多少钱,他似乎没有太明白,好在旁边的一个妇女告诉了他我的意思。这位大叔在手机的计算器上打了16万一个人,两个人32万,大约相当于人民币60元。在伊朗两天,算是慢慢适应了里亚尔的面额,看到价格差不多后我再次确认“卡尚?(Kashan)”,大叔点点头“卡尚”。

二 开车的人
汽车驶出德黑兰,高速公路两旁的景象变得荒凉起来。随着公路往南延伸,绿色植被越来越稀疏,伊朗高原在远方划出平坦的地平线,不知火舞被俘记漫画而在近处,流水和风切割出沟壑。这有了点中东的景象——干燥、荒漠和起伏的地形帝煞血妻。由于尚未踏足过西部常山信息网,所以我觉得这很新奇。视野所及都是荒漠,人们为什么选择这片土地栖息,在这样的环境中生存是需要多大的努力。东方丰沛的水草、鱼米之乡,相比之下我所生长的环境又是多么的优越。


伊朗的高速路上并不缺少车辆,沿路我看到人们驾着车在荒野中露营,而一辆辆载着朋友或家人的车从我们一旁经过,洋溢着欢笑。突然我又很羡慕这样的环境,毕竟在这样人烟罕至的地方找一块露营地太容易了。在人口密集的上海,走到哪里似乎都免不了人的痕迹,找一块无主的土地更是奢求;于是大家都在公园里露营,算是体验一回野外的感觉。

三 Eshan酒店
最开始的行程并没有卡尚,因为我手中的《Lonely Planet》是一本中东合辑,其中伊朗部分没有卡尚的介绍。后来在游记中看到很多人去了卡尚的波斯庭院,于是就将这里作为德黑兰和伊斯法罕之间的一个中转地。我们在去卡尚之前没有预定好酒店,只是在大巴上查到一家别人推荐的传统民居酒店,决定去那试试运气。
Eshan酒店藏在一条狭窄的巷子里,巷口却有一张Eshan的旅游路牌,看来是颇有名气。出租车司机带我们走进巷子,经过另外一家酒店后便到了。Eshan的门就是一个普通的民居,进去先是一条矮小昏暗的走廊,尽头就是酒店的前台。前台的装饰风格很有国际青旅的风格,墙壁的书架上摆着旅游信息的书籍,还有各国游客留在这里的信物。但是,酒店的老板告诉我们只有多人间宿舍了,两个人的价格是120万里亚尔,约人民币226元。要知道在正常情况下,我是不大会接受100多块钱住多人间,何况这里是伊朗,不是香港。然而我们到Eshan时已经是下午2点多,而且在大巴上我们只查了这一家,并没有别的备选,所以还是决定住了下来。

从前台往左拐出去就出了走廊,光线一下子亮了起来。眼前是一座波斯庭院,院子中央坐落着长方形的水池,池底铺着蓝色的瓷砖;池子的两侧摆放着巨大的卧床,铺着似乎没怎么清洗的波斯地毯,几个游客躺在上面看书、休憩。院子的一周就是房间了,靠近院子的窗户是落地的,既是窗、也是门。我们的宿舍是在池子一侧的地下室内,外观隐蔽,爬下一段很陡的楼梯便是了。硕大的地下室内摆放着6张床,除了我们还并没有人到来,于是我们占用了最里面的两张,往外望去颇有居高临下的感觉。后来证明这么贵的床铺应该是鲜有人会接受的,直到第二天退房,这6人间也只有我们两个人在住。即便如此,这里住上一夜也会有种苦行的感觉,房间的门是只能掩着而不能关的情归于尽,蚊子也很多,我们用风油精在床的周围洒了一圈。


四 卡尚的生活
办理好入住后我们从酒店的巷子里出来,巷口有好几家旅行社提供卡尚周边的旅游线路。遗憾的是我们只在卡尚过一夜,后来我查到卡尚附近有几个保护区应当是不错的,所以提前的规划是多么重要。不过我们的行程和时间都太长,实在没有精力去做过于详细和长期的计划陈海波简历,只能说遗憾是以后重新造访的理由吧。
卡尚是座小城,而Eshan酒店离主要的景点只有10多分钟的路程。在走去景点的路上有座清真寺,似乎还兼有学院的性质。寺外一位阿訇在给旁边的两个身着西装的人讲解着什么,而那两个人则频频点头。走了没多远便向左拐进一条街道,街道两边有卖旅游纪念品的商店,而成群的游客朝一个方向走着。没有费多少功夫,我们便找到了苏丹浴室(全称:Sultan Amir Ahmad Bathhouse),这里以前是一座公共浴室。我小时候在冬天里洗澡也是会跑到浴室的,因为家里没有独立卫生间,用盆太冷。那时印象中的浴室是昏暗的,煤烟让人窒息,隔间的墙壁粗糙,浴帘偶尔生霉,总之味道是不好的。苏丹浴室的空间也很封闭,但是里面蓝色调的马赛克装饰让人感觉很清爽崇林世居,而阳光透过房顶的天窗照进来,不显得昏暗。浴室现在作为景点,不会有热气蒸腾的景象,但是却能够想象在这样私密又优雅的房间里泡澡是件惬意的事情。在楼顶看弧形的天窗就像是外星的风格,而城市没有高楼,保留着传统的建筑风格,远处能望见滋润这座城市的雪山。




从浴室下来,我们寻找着下一个波斯庭院。只是巷子曲折,走错了分叉口,最后我们才在一座热闹的清真寺前找到了塔巴塔巴宅院(Khan-e Tabatabei)的入口,那是广场一侧一座毫不起眼的小门,像Eshan那样。是的,像Eshan那样,塔巴塔巴宅院也有左右对称的院子,院子中央是长方形嵌着蓝色瓷砖的水池。但塔巴塔巴是豪华版的,院子的墙壁和柱子上的浮雕复杂而精美,像巴洛克风格;圆顶则呈现典型的波斯线条张绪鹏。房间的窗户用彩色玻璃装饰,色彩迷离,如梦如幻。在遥远的东方,苏州拙政园卅六鸳鸯馆和十八曼陀罗馆的彩绘玻璃,也是园内极致的景致;只是玻璃在东方是名贵的,而丝绸在西方是名贵的,这两样东西至少说明无论身处何方的人,在有些基础的审美上都是一致的。






趣事
大巴到达卡尚是在中午左右,但是司机并没有让我们直接下车,而是帮我们叫了一辆出租车。去到一个小地方,交通是一个问题。没有公交系统,距离近点,就只有靠步行或者出租车,而要去个周边的景点,那还得包车;由于不熟悉当地的情况,出租车和包车最担心的就是被坑了。我们的出租车很快就到了,与其说是出租车,其实只是一辆很老旧的私家车,而且担忧的事情一下就被我撞见了。出租车司机并没有把我们带到我们要去的地方,而是向我们推荐便宜的酒店和周边的旅游线路;而我不太愿意自己的计划被打乱,也不想陷入不必要的麻烦。但是与司机的交流是困难的,因为他上了年纪,英语不太好。最后他只能把车开到了他家门口暴君刘璋,叫了他的儿子出来交流。他儿子的英文很不错,我大概了解到他儿子可以带我们去卡尚周围的景点,然后包他的车。这种私人的向导不算少见,只是很遗憾我们在卡尚只呆一晚,于是我说已经预定了酒店(实际上并没有预定),出租车司机便将我们送到了Eshan酒店。司机带着我们去了酒店的前台,我心中是很忐忑的,因为担心我的谎言被戳穿,弄得尴尬的境地。事实是我又用怀疑的心态去揣度别人了,因为Eshan的价格真的好贵,司机是想确认我们能够接受这样的价格;于是我们说这个价格OK的时候,司机便走了。其实我们确实是可以拒绝200多块钱的多人间宿舍,然后跟着司机去便宜的酒店;不过,体验一回传统波斯民居也是挺不错的经历。
在卡尚的那天正逢世预赛国足和伊朗队的比赛,伊朗人对足球的热爱令人意外,我们看见商店的电视都播放着比赛。这是一种奇特的经历,因为好久没有这种街坊开着电视看一个频道的景象了,我有印象的就是小时在屋外乘凉,然后每家每户放着《武则天》励志帝。我们从塔巴塔巴宅院出来,外边的几家纪念品商店已经开始在放比赛,大概只是瞄了一眼电视的画面,我们便被热心的老板请进来一起观看,然后被老板调侃国足像是在梦游。从商店出来后,要途径一座露天广吴彦群场,我远远就看见广场的一段拉了一个投影幕布,上面播放着比赛;而屏幕前像大排档那样放着塑料椅子,一群人坐着围观。我们打算低调地走过去,不料还是一眼被认了出来,这群人很兴奋的给我们座位希望一起看,只是在国足现有的水平下,我并不认为两个中国和一群伊朗人看比赛是合适的决定。毕竟我不算球迷,其实在德黑兰伊朗国家博物馆门口的绿地上,我们碰到过专程前来助威的球迷,真的很佩服。
在Eshan酒店我们点了鸡腿饭作为晚餐,出于好奇喝了一瓶不含酒精的啤酒。这顿饭一扫德黑兰汉堡的阴霾,一度让我们对未来的饮食产生了希望;只是没有想到这竟成为我们在伊朗最美味的一餐。我也因此迷上了米饭,这种米吃起来比较干燥,之后只要有机会我便会点上一份饭。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的文章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