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中国针灸学严海:风雨中的文殊塔-菁菁文苑

时间:2016年08月28日 | 作者 : admin | 分类 : 全部文章 | 浏览: 145次

严海:风雨中的文殊塔-菁菁文苑仙人传奇
菁菁文苑第334期

喜欢校园文学,关注菁菁文苑
大荔县城的标志性建筑非文殊塔莫属。记得小时候,县城未拓宽改造之前,除了城中心的百货大楼外马岱字什么,县城最高的建筑就数城北的文殊塔了陈霁平。那时的文殊塔无人看守,人们可以随意上下。塔的北面是空旷的田野鸿蒙圣王,南面是县城北大街两排低矮破旧的门面房。东西走向的北环路从塔脚下穿过郑德勇,路两边植着些密密实实的老槐树。这一片天地就是儿时玩耍的乐园。尤其是宝塔,大人们可能无暇经常光顾攀登,而那幽深狭窄、弯曲而上、尘土覆盖的楼梯就是孩子们最神秘的探险之地赫利尔湖。爬到最高层,透过长方形窗户内的木栅栏,小小的县城一览无余迪高乐。最兴奋的莫过于看到窗外塔檐上游人投掷下的一枚枚硬币。我们爬上窗台,屏住呼吸,小心翼翼捡拾到几枚,曹婴疯狂着冲下楼梯,那份快乐就好似过年得了压岁钱一样。

随着年龄渐渐长大,已经很少再登塔了。见了西安的城墙、钟鼓楼,便觉着塔的平凡与矮小。最后一次登塔,是在西安上学期间与陕南一位同学结伴回乡游玩时,登临远眺,兴之所致还做了一首歪诗:“宝塔冲天耸,造化神斧工顾毓琇。登临望远空,白云似蛟龙。”再后来县城街道拓宽,拆掉了低矮的平房。宝塔周围高楼林立,商业繁荣。塔门也被青砖封闭,宝塔被新建的高台和白玉石栏杆环绕护卫着。最初的县城制高点,现如今已被摩天高楼超越。

时代变迁,岁月更迭,世界每天都在变化发展。那么多美轮美奂的宏伟建筑冲击着我们的眼球,令人目不暇接、叹为观止,随之也产生了审美疲劳。而自己身边时常相见的古朴的小塔,却让人心中生发出些许温暖的情愫。她的身躯不能算是高大,结构也并不繁复张扬。但时光给了她淡泊中的宁静、朴素中的精美。驻足街头,望着绿树葱茏上的玲珑塔身,急躁的心绪变得舒缓,时光仿佛倒流、岁月原本静好公众之敌。文殊塔供奉的应是文殊菩萨,文殊菩萨是智慧的化身。塔好似赋予了整个县城一股子灵气,柔和了天地间的粗矿凛冽之气。

文殊塔初建于北宋年间,后来因年久失修,渐渐损毁。清道光二十年重修后,又于民国年间毁于战火。如今的塔是一九三六年由当年的军政府在旧址上重建的。塔身六角七层,秀丽而端庄,与南面教育局内解放前的炮楼遥相呼应。现如今炮楼早已拆掉,换成了钢筋水泥的楼群,独留下宝塔依然默默注视着县城的沧海桑田。
清晨,绵绵的秋雨依然不知疲倦地下着,街面上溅起片片水花。宝塔周边的老槐树被雨水滋润得绿油油得翠。被水洗过的塔身,颜色变得更加深沉。秋风裹挟着雨水袭来阵阵寒意。街道没有了往日的繁华热闹漫画威龙。在这清冷孤寂的时刻,宝塔就像一位慈祥的哲人,含笑望着风雨中的大荔县城。

文殊塔经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文革时期、改革开放直至党的十八以来,县城的历史变迁、世态人情丰都庙会。她依然将见证县城未来的发展轨迹。她像一位睿智的诗人站在风雨中,仰望苍穹,吟唱古今,护佑一方平安。她又像一位深守闺阁的少妇狮王休玛,沉默而坚贞花都邪少,纵使秋风秋雨不改从容、不变初心。她更像是一个田间劳作的老农,勤劳善良930e卡车,不避风雨。与那些动辄几百年、几千年的古建筑相比,她就是个小字辈,资历还很浅,也没有显赫的大人物为她赋诗歌咏中国针灸学世界船王,但唯其平凡、唯其无悔的坚守才更令人动容,令人崇敬。
其实历史的发展与前进不正是靠着千千万万平凡而普通的劳动者推动的吗?

作者严海,火车站职工豪门重生手记,平日喜读书,偶有小文在报刊杂志发表。

关注请长按上方二维码
本期编辑 梁颖玲(文责自负,文中图片来自网络,如有异议可联系删除
投稿邮箱13093948713@163.com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的文章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