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主持人大赛模拟主持丨知名专家带你了解肝肾移植新进展 第五届中国器官移植医师年会-医邻网

时间:2015年12月22日 | 作者 : admin | 分类 : 全部文章 | 浏览: 106次

丨知名专家带你了解肝肾移植新进展 第五届中国器官移植医师年会-医邻网

由中国医师协会、中国医师协会器官移植医师分会、中国工程院医药卫生学部共同主办的2018中国器官移植大会暨第五届中国器官移植医师年会2018年8月2-4日在四川省成都市隆重召开大竹天气预报。
本届大会是中国器官移植领域最高级别的全国性会议,邀请了众多国内外著名的器官移植及相关学科的专家,对当前国内外移植领域的人文及学术议题进行广泛探讨蝉蛹的做法。
医邻网在本次会议期间邀请了十一位来自全国各地的移植领域专家,对当下国内外现状、研究热点和进展进行了面对面访谈,以下为内容概要。
薛武军教授
西安交通大学
第一附属医院
破解全球共同难题的“中国模式”

中国器官移植有四十多年历史,近年来器官捐献发展非金脉胶囊常快,来源主要是居民逝世后捐献,以及亲属自愿捐献。两种方式互相补充,对中国器官捐献产生划时代的意义。其中居民逝世后捐献是主要来源千蛊江山,也是中国模式的主要特点。
器官捐献首先要建设器官获取组织(OPO),这与体制的创新密不可分。这几年,国家从组织机构的管理、建设,以及器官捐献的实施等方面,结合中国实际情况,都进行了革命性的创新。“中国模式”符合中国特点,在中国法律、法规等方面进行创新,并且让社会进行参与。
我国建立有捐献者家庭困难救助,建立有器官捐献与移植的五大体系无限神镇,包括临床服务体系、捐献体系、分配体系、移植后登记体系和政府的监管体系,这些是我国器官捐献体系的亮点所在,也是WHO介绍的中国模式。中国模式代表了WHO乃至全球的发展方向,是结合自身特点、文化的发展模式。
中国的器官捐献逐年增长,器官捐献或移植量居世界第二位。捐献数量是一个标志,一个节点,未来要继续完善中国模式,通过创新弥补不足。
薛教授在OPO建设中提出三个平台,即政府平台、医院平台、学科平台,包括公民对脑死亡的普遍接受、行业内部标准的出台以及执行规范,最终达到立法层面的建立。
中国模式在未来还有很多路要走,通过创新不断完善,包括政策体系、体制体系、机制体系,解决捐献与移植之间的合作、分工等问题,最终要创新捐献移植的技术体系。当这些体系建立起来,随着捐献数量的增加、质量的提高、数据的完整、体系的健全,那时中国模式将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将引领器官捐献移植的发展。
夏强教授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
附属仁济医院
我国移植外科所取得的进展

活体肝移植技术和器官捐献体系的建立是两大最具代表性的进展。
活体肝移植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器官短缺问题,尤其对儿童等特殊人群。儿童体型较小官妖,很少有合适的供肝,另外儿童肝移植对供肝的要求较少,因此供者损失较小,也比较安全。
器官捐献体系的建立是我国器官移植革命性的进步。我国有庞大的器官捐献潜在人群,随着器官捐献体系的建立和不断完善邝子平,器官可以更有效地分配给最需要、最合适的患者。”
王长希教授
中山大学
附属第一医院
目前临床常用的不同MPA制剂比较

MPA类药物有一定优势幽灵的礼物,比CNI药物肾毒性小,比激素类药物对代谢的影响小,是目前一种长期使用的免疫抑制剂,分为以胃吸收为主的脂溶性MPA免疫抑制剂,以及肠道吸收为主的钠盐免疫抑制剂,两种药物各有优缺点。
脂溶性MPA免疫抑制剂使用历史较长,但长期使用后会出现胃肠道反应。麦考酚钠肠溶片有很多优势,可以减少胃肠道反应。如今肾移植技术已经非常成熟,患者需要的是副反应较小,并可长期维持的治疗方案,肠溶性药物在这方面具有优势。”
刘龙教授
沈阳军区总医院
减少移植术后感染,需重视免疫平衡

术后感染是肾移植的常见问题。
首先要减少捐献器官供者方面的感染,其次免疫抑制药物的使用也是发生感染的因素之一。免疫抑制剂的主要目的不是完全免疫抑制,而应达到免疫平衡——器官移植需要人体免疫力达到相对较低水平的平衡,既保证发生排斥的概率大幅下降,又能对抗感染。
诱导治疗需要根据患者具体情况选择:若患者为高免疫水平,可以选择较强的诱导治疗,如多抗药物;一般的患者或处于低敏状态,则可选择单抗药物,本间贵史例如巴利昔单抗。此外皇名月,术后适当情况下对患者进行感染预防、改善病房通气环境会对减少感染有所帮助。”
王玮教授
北京朝阳医院
移植肾长期存活关键在于免疫抑制剂管理
“移植肾的长期存活是目前需要面对的重要问题。影响肾移植长期存活的因素很多,除需加强患者依从性的管理之外,免疫抑制剂的管理非常关键,需要注重抗体介导的排斥反应(AMR)并对供体特异性抗体(DSA)进行检测,根据检测指标确定合适的药物用量。”
李响教授
解放军第309医院
对高危患者应进行抗体诱导治疗

诱导治疗作为器官移植免疫治疗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临床上的应用越来越广泛。
诱导治疗主要针对免疫高危人群,例如进行二次移植手术的患者、输血患者、有生产史的患者等,诱导治疗可以明显减少移植术后发生急性排斥反应的发生率,此外也可减少肾移植术后移植肾功能延迟恢复(DGF)的发生薪福卡。”
丁小明教授
西安交通大学
第一附属医院
如何制定个体化免疫抑制策略

移植术后出现抗体介导的急性排斥反应(ABMR)是影响移植物长期存活的重要因素,因此需要对术后患者进行精准治疗,也就是做到免疫抑制剂个体化治疗。
要实现免疫抑制剂个体化治疗,需要做到几个方面:第一,在移植术前对患者进行免疫学评估江山美人情,确定其属于高危、中危或低危;第二,对于高危患者,术前进行脱敏治疗以降低风险,术后免疫诱导治疗清除抗体;第三凶草奇谈,术后进行充足的免疫抑制治疗,以预防出现新生供体特异性抗体(dnDSA)。
易述红教授
中山大学
附属第三医院
如何优化免疫抑制治疗方案

免疫抑制剂的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目前主要分为以下几类:钙调磷酸酶抑制剂(CNIs),如他克莫司、环孢素等;霉酚酸(MPA),如麦考酚钠肠溶片和MMF,包括硫唑嘌呤;mTOR抑制剂,如西罗莫司、依维莫司等;抗体诱导剂,如IL-2R拮抗剂或巴利息单抗;此外还有一些激素类药物。
国内外研究一直在不断探索如何优化使用免疫抑制剂,目标是既能达到免疫抑制效果,又避免长期使用导致的副作用,如代谢综合征、高血压、高血糖、糖尿病、高脂血症、术后肿瘤等。
免疫抑制治疗包括初始治疗和长期维持治疗。由于肝移植的特殊性,初始治疗采用诱导治疗是主流方向,在此基础上,尽可能减少激素使用,同时通过多种药物联合使用,避免某种药物过多使用导致毒副反应,例如CNI联合MPA,保证免疫效果,又能减少代谢综合征等情况。对于长期维持治疗,国际上达到一定共识,包括最小优化方案。最小优化方案是患者手术后三个月后,根据其情况采用合适的免疫抑制方法。
吴建永教授
浙江大学医学院
附属第一医院
环孢素仍是基础用药

环孢霉素自20世纪80年代问世以来,明显提高了肾移植的短期生存率。
环孢霉素与他克莫司是两个基本药物,在一些情况下,环孢霉素的应用更具优势,例如对于糖耐量异常的患者,选用环孢霉素可以降低糖尿病的发生;在感染方面,由于免疫抑制强度过大会导致BKV病毒、微小病毒等感染,此时可将他克莫司换为环孢霉素;在原发性肾病方面,例如对于术后常见的局灶节段性肾小球硬化(FSGS)的复发,采用大剂量环孢霉素,结合血浆置换等其他方法,可以起到很好效果。”
田普训教授
西安交通大学
第一附属医院
如何在保证患者最大获益的前提下选择最具经济效益的治疗方案?
“成功的移植手术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木浴盆,患者术后长期用药主持人大赛模拟主持,药物经济学很重要,需选择优质、高效、多环节的免疫抑制剂联合应用。在科学、合理、个体化的原则下,综合评价药物经济学,药物的高生物利用度、良好品质、药物剂型都是需要考虑的因素。”
王毅教授
海南医学院
附属第二医院
未来器官移植的替代治疗展望

移植器官的来源是现在移植领域的关注重点之一,除了人工肝、人工肾等辅助治疗,干细胞治疗、异种器官替代治疗是未来最有可能进入到临床的方式。
干细胞治疗采用自身干细胞或通过其他生物工程技术取得干细胞修复受损器官,感染发生率相对较低,且不会引起排斥反应等问题。异种器官替代治疗的优势是来源广,随着生物工程技术水平的不断提高,正在努力克服异种器官、异种抗原导致的排斥反应等,移植成本也会大大降低描声。”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的文章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