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乔四中医里的防、治、养三原则 《黄帝内经》与养生之道:第27集-杏贞堂

时间:2019年06月21日 | 作者 : admin | 分类 : 全部文章 | 浏览: 110次

中医里的防、治、养三原则 《黄帝内经》与养生之道:第27集-杏贞堂亚瑟传说

为什么要“七分养”的原因,是在预防、治疗、康复的过程中掌机迷,中医提出了三个原则,相当有意义、有价值。
第一是预防——养生、治未病、预防为主….已经讲了很多,但在这里提出三“防”:
① 未病先防——虚邪贼风,避之有时;饮食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
这是《黄帝内经》里提出的重要的养生原则,也是健康的生活方式。人体脏腑之间本是一种生客制化的平衡疣必治,70岁了,移植一颗20岁的心脏,会加速系统崩溃。夏天非要吹冷气,神就乱了,不知道应该开还是应该关闭毛孔,几次以后,神散了乱了,系统就崩溃了。
② 既病防变——及时采取措施,疏堵结合胸毛传,重点布防。
如《金匮要略》战术:“见肝之病,知肝传脾,当先实脾。”治疗肝病,上来第一步先不治肝,先调理脾胃,充实脾土的功能。因为肝属木红槐花,脾属土,疾病的发展是按照五行相克的顺序走,木克土,第二步一定攻占脾土电风猴,所以用兵必先实脾,把这个点给它堵死。往下走不了,它就会往上走,谁克制木呢?金克木,它就会倒回去劫夺肺金,所以在健脾的同时还要补肺气。
过去的肺结核难治,因为你不知道罪魁祸首不在肺而是在肝,而脾和肺又是相生的母子关系,土生金。脾胃好了王伟豪,肺气就旺;肺气足了,子肥母壮,姜正阳脾土就更实了。这时再回过头来治肝,一个回合,病邪只能从原路退出去了。有些孩子扁桃体发炎、发烧、嗓子痛。大剂量抗生素一上,嗓子不痛了,也不烧了,好像好了。可是,没过多久得心肌炎、肾炎了。什么问题?兵力布防没有做好,战略部署都没有,瞎打!本来敌人被堵在第一个关口——嗓子这里,赶快布防,重点把守啊。结果一开打,把太阴病打成少阴病,我在临床上见到这样的病例太多了。所以,得知道“既病防变”我的娜塔莎。
③ 瘥后防复——病好了,要防止再度复发。
老话说“病走熟路”,新话叫“程序性记忆”超级囚徒,再加上很可能你的病没有彻底根治,复发的可能性就大。例如,现代医学里对癌症的治疗,瘤子切了,眼不见心不烦了,但好了吗?没有,随时都有可能复发。必须改变原有的生活方式,改变疾病产生的生态环境;同时从根本入手,扶正补虚,平衡气血阴阳连方瑀,充实脏腑泷谷源治,然后才能发起最后攻击。这些准备工作都没做,一上来就化疗、放疗,本来被圈在中东的恐怖分子,一下子跑到整个欧洲去了。
总结一下刚刚谈到的内容,大多数疾病都是人为的,是不良生活方式导致的,占了疾病总数的70-80%。既然是人为的,改变生活方式,是可以改变的,所以60%的疾病是可以避免的。世界卫生组织公布,临床的发病中,30%属于药源性疾病,48%属于感染性疾病,16%属于误诊和医疗事故,所以远离医院和医疗,就可以减少48%的疾病机会秦亚文。即便是治疗,三分治足够了,人生病能够痊愈,归功于人体的自愈和自我康复功能。
千养万养不能治成吃不下饭,不能睡不好觉。战争的目的是首先要保存自己,其次才是消灭敌人。
治疗上首先要保住生机,其次才是治疗疾病。那种“只见疾病不见活人,只见病灶不讲养生”的同归于尽的打法是不可取的。
为什么在治疗上要“三分治”?为什么不能过度治疗?因为现代医学,犯了方向性错误张丰毅霍凡,就是把全部问题都归结于外部因素,认为病是在肉体上。其实疾病威胁的不是肉体,而是生命体;是生命病了,而不是身体病了。是心先病,才连带身体出现了问题。
世界著名的植物学家皮瑞克斯,在研究植物生长过程中,观察并记录了树叶的生长过程史蒂文西格尔,对我们非常有启发。请大家看发上去的这张图片。

皮瑞克斯观察到,树叶的生成过程,是先形成肉眼看不见的一个结构架(能场基质),
然后再长成肉眼看得见的树叶。这期间信息的分布、能量的充填,是物质生成的过程,如果没有能量按照信息的指令来构型,就不会有肉眼可以看得见的实体的出现了。
在接下来的树叶幻影实验里面,他把一片树叶的顶部折断,用普通相机拍摄的照片,看到树叶的顶部少了一段,但是用卡尔良(Kirlian)相机拍摄,可以看到树叶的能量场,DNA的螺旋能量场陶笛好学吗,它不会因为树叶的组成部分消失而立刻终止,可见树叶的能量场与树叶的形体,到底是哪一个起主要作用。

《黄帝内经·素问·五常政大论》说:“气始而生化,气散而有形,气布而番育,气终而象变”。意思是说:信息程序开始工作,才有了生化;能量按信息指令散布,才有物质的形状;有了信息转录,才有繁殖和发育;一旦程序终止,能量用尽,物质的外相也就改变了。可见,中医和西医的差距,首先表现在认知层面上传奇刑警。说中医不科学,太对了。中医根本就不属于现在这个三维的地球物质科学罗丝·麦高恩,现代人读不懂《黄帝内经》不奇怪,读懂了反而倒奇怪了。乔四
致病因素干扰、破坏、威胁的是人的生命体,而不是肉体;但是人的生命体具有强大的防御能力,以及与病邪周旋的自组织能力和自我恢复能力。忘记了这一点,就会犯方向性错误,无论养生、治疗、康复都是如此。不幸的是,现代医疗恰恰走入了这个迷途,所以在治疗上只能“三分治”,过了就会起反作用。
既然是“三分治,七分养”,那么这里的“养”,是对应“治”而言的,是疾病发生了以后采取的措施,所以这个“养”就既不同于健康人的“养生”,也不完全同于康复期的“疗养”,而是用”养”达到治疗康复的目的,俗话叫“养病”。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的文章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