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九江装饰公司两部曼荼罗通解(11)-大唐密教讲习录

时间:2016年05月26日 | 作者 : admin | 分类 : 全部文章 | 浏览: 156次

两部曼荼罗通解(11)-大唐密教讲习录


大唐密第四十九代祖师
王弘愿大阿阇黎
第二编 胎藏界曼荼罗
第二章 分解
第一节 中台八叶院(1)
中台八叶者,胎藏曼荼罗之总体,表因位之九识。《疏》五云:内心妙白莲者,此是众生本心妙法芬陀利花秘密标帜;大日者,第九庵摩罗识;宝幢者,第八阿赖耶识;开敷华者,第七末那识;阿弥陀者,第六意识;天鼓者,前五识木原数多。其外三部之诸尊,心所法也。九识之中,第九识为赖耶等八识之总体,赖耶等为第九庵摩罗识之别作用。故前八识望九识,则为心所法;而于无量之心所法,则成为心王。是故唯心王者,第九识;唯心所者,五十一之心所法等;亦心王亦心所者早春小老婆,八识也。是为一往之释。其实互为主伴,故无不心王,亦无不心所也。《悉地出现品》之疏云:何故须观八叶,不多不少耶?此有二义:一者一切凡夫心处虽未能自了,然其上自然而有八瓣,如合莲华形。今但观照此心,令其开敷,即是三昧观而且便也。然其理若观此八叶之华,即得与理相应。
〔元来密教有三种秘释:(一)毗卢遮那心王,他为心所。此为浅略释。(二)《菩提心论》,龙树有诸尊皆同毗卢遮那佛身之释,故云诸尊平等。但其间立能所不同,即有能所之差别。(三)曼荼罗之表一路听天下,虽一往差别,而曼荼罗之里,主伴平等,全无有差别。差别之诸尊,即一平等之毗卢遮那佛也金湖人才网。曼荼罗之诸尊,皆自大日之法界体性智流出,是以悉以毗卢遮那佛为体也。观上三重之释谷得网,心王心所之别,可以明矣。〕
此九识即本有之五智。第九识者,法界体性智;第八识者,大圆镜智;第七识者,平等性智;第六识者,妙观察智;前五识者,成所作智。是则本有之果也。对此本有之果之本有因行,为四隅之普、文、观、弥四菩萨。普贤者,净菩提心;大圆镜智之妙因也,故在于东南隅,而对宝幢佛牛和鹅。文殊者第一义空之妙慧,断第七末那我痴、我见、我慢、我爱四烦恼差别之执;平等性智之妙因也,故在于西南隅,而对开敷花王。观音者,华莲三昧,以同体大悲,鉴众生之机,李冠廷随宜解脱其苦恼,妙观察智之妙因也,故在于西北隅廖静妮,而对无量寿冰糖草。弥勒者,大慈三昧,随众生希愿而与之喜乐;成所作智之妙因也,故在于东北隅天佑美利坚,而对天鼓。如是之妙因妙果,本有之因果也,故离因果而不违于因果。
(智必依定。一说以四隅之四菩萨表四智所依之定。而智者明了,定者潜静;故能依之四智在四方,所依之定在四隅。)
大何上曰:胎藏界之五佛,全不异金刚界之五佛也。大日无论。胎之宝幢,即金刚界之阿閦佛。盖以本有菩提心,坚固不动之义名“阿閦”。而此之本有菩提心者,如意大宝珠也;雨功德智慧之财宝,以满足上求下化之希愿;高安之幢旗上,指麾大悲万行,而降伏四魔之军,故名“宝幢”。盖以法体之坚固不动言曰“阿閦”;言其功用,则名“宝幢”。胎之华开佛,金之宝生佛也。出生福智万行之宝,以振众生界,故名“宝生”;开敷福德智慧十波罗蜜万行之花,以保护菩提之果,故名“开敷花王”。灌顶坛上五瓶之花,即此尊之三昧也。
(瓶有军持瓶,有宝瓶。开敷花佛之三昧耶形者,宝瓶也。宝瓶者贮二十种之宝物等,入水而以花为盖。普通之以瓶为主而插入华者误也。于此点,真宗之插花为得其体。)
西方无量寿弥陀无论。九江装饰公司胎之天鼓雷音,即金之不空成就也。于一切众生成就化益事业不有空故特战风云,名不空成就,即释迦佛也。天鼓雷音者,释迦佛之说法;虽如天鼓之无心,非欲使天之闻之,而自发微妙音,使天众娱乐。佛于大寂定中梦回西游,非有意思分别,而随于所化之机而说法;如天鼓之自然鸣,故云天鼓。又其音声,响流十方,以警觉法界众生;如雷之震焉,故名雷音。又如春阳之日,植土中谷物诸种子,因于雷而甲坼芽生;一切众生,依释尊之说法,而无明甲裂干祖望,菩提心芽生,故名雷音。即从喻得名也。
《大日经》云北方不动佛,北方者,主涅槃,住于离热清凉之定而不动故云尔;即释迦佛也,亦即金之不空成就佛也,非阿閦佛也,勿混。东方云不动佛者,约净菩提心坚固不动不转之义。北方名不动者,以一切烦恼业苦涅槃而寂静不动而云也。虽同名,其义别。又胎之五佛,虽即金之五佛,然以胎为因曼荼罗故,本有之五智也。金界为果曼荼罗故,修生之五智也。相传山门慈觉大师前唐院之本尊两部曼荼罗中之胎曼荼罗,于胎八叶之五佛,东南西北之佛之印相,如次结金刚界阿閦、宝生、弥陀、不空成就佛印也。盖本有修生,约其法体,本来不二故。
《胎藏曼荼罗钞》曰:“东南西北,如次宝幢、开敷花、弥陀、天鼓雷也”,是常义也。慈觉大师之御本,胎藏曼荼罗之四佛印如今也。又北方宝幢、东方开敷花、南方天鼓、西方弥陀,是付胎藏五佛之印相有此传也;胎金两部之五佛实相通故。金刚界五佛之印相者,阿閦,触地印也;宝生,施愿印也;弥陀,妙观察智印也;不空成就,施无畏印也。现图胎藏曼荼罗之五佛印:北方佛,触地印也;东方佛,施愿印也;南方佛,施无畏印也;西方佛大丰收鱼庄,妙观察智印也德国黑金刚。是故以印校时,今曼荼罗之北方佛者,宝幢;东方佛者叶茂青,开敷花;南方佛,天鼓雷也;西方如常,阿弥陀也。此有三义:一是乱脱,示两部四佛之同体义故灵顺寺。二为慢法人,令受师传也。三如是四佛之座位为宝。其故者,北方是涅槃无为理,不生不灭常住金刚德也,是故与阿閦触地印相应也。触地印是地大,本不生显常住义也。东方者,净菩提心,如意宝上幢旗也;是故与宝生施愿相应也。南方开敷花郭志辰,万德出生德也;是故与天鼓雷成所作智相应,是故与释迦施无畏印相应也。施无畏者施众生世出世之无畏,万德开敷故也。问:北方佛结触地印,以东方宝幢佛坐北方故然欤?抑北方之佛虽为天鼓雷,以触地印与北方相应故而结之欤?余佛准此问。答:二意俱有之也。又结其印,即其佛也;故结触地印,即阿閦佛也宝瓶座流星雨。余准之。北方佛虽为释迦,而结触地印,即阿閦也;虽言四佛,其体一矣。以一门一门之三摩地分四佛之不同者,一体上之五德耳。是故即其印相等之三摩地以为何佛之时者,触地当为阿閦也。余准之可知。难曰:北方阿閦之文疏释为经误,以鼓音佛为定。若如所说,阿閦触地印,与北方相应,何云经意耶?答:轮圆具足门所谈之时雷米普利片,一尊之上可具足诸尊德也。北方鼓音佛结东方阿閦印等者,一尊之上具足诸尊德之义也。若不尔者,轮圆具足之宗义,不可成立,是以《密严秘释》云“因无不满之疵,果有轮圆之美”,是释八叶四佛四菩萨之义也;《大日经疏》释四佛四菩萨醍醐果德故。四隅普贤等,非不满之菩萨也,故曰“因无不满之疵”也。“果有轮圆之美”者,正方四叶之四佛印,异于金界四佛印;谓鼓音佛结触地印,宝幢结与愿印等,是并轮圆具足之义也。但疏云经误者,北方鼓音佛结触地印而号阿閦佛,是以曰误也。五佛方不可改转故,仍是北方鼓音佛结触地印,可心会也。义操两部曼荼罗诸尊金刚号中,举五佛金刚号处云北方鼓音如来号不动金刚。例诸金界,不动金刚者,阿閦金刚号也。是故虽鼓音佛,约结触地印,曰不动金刚也。故知疏言经误者,依结触地印而谓鼓音为阿閦;以此边云误也。若鼓音佛结触地印即误,何鼓音佛云不动金刚耶?又现图曼荼罗鼓音佛结触地印,诸师不云图误。灌顶之时,胎藏五佛金刚号如义操集用之,若谬者诸师何如此用之耶?案:此说甚辩。然大何上谓为误解《大日经》文,误解《大日经》之北方不动佛,与阿閦佛同观耳。然此经之疏,谓北方不动佛者,经之误也。而其释不动,谓表涅槃寂静;盖自寂静不动之义,而名天鼓以不动耳。与东方阿閦之言不动者义异。
(弘愿谨案:大何上此义,严遵大疏,至为可尚。而诸师所说,于轮圆具足之义亦有协焉。为广闻故,特录之。)
(未完,待续)
编者注:此文成于密教反哺之年,多有引用东密之处。然国人不可不知:自权田雷斧祖师付法于弘愿祖师之时日,毗庐法脉已回归吾华矣。而,所谓“东密”者,此后竟沦为倭寇之同类、走卒。观其种种,其未尝歇息灭亡奴役吾中华民族之念行。其不闻弘法大师之遗言“吾虽不在人间,而门徒之信仰,天上了了见!”乎?!今时,又多有吾民族之败类竞匍匐于“东密”之足下,其为成佛乎?!其真不见祖辈亡灵之瞋目乎?!
附:
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鼎铭文
泱泱华夏,赫赫文明。仁风远播,大化周行。
洎及近代,积弱积贫。九原板荡,百载陆沉。
侵华日寇,毁吾南京。劫掠黎庶,屠戮苍生。
卅万亡灵,饮恨江城。日月惨淡,寰宇震惊。
兽行暴虐汶上房产网,旷世未闻。同胞何辜,国难正殷。
哀兵奋起,金戈鼍鼓。兄弟同心,共御外侮。
捐躯洒血,浩气干云。尽扫狼烟,重振乾坤。
乙酉既捷,家国维新。昭昭前事,惕惕后人。
国行公祭,法立典章。铸兹宝鼎,祀我国殇。
永矢弗谖,祈愿和平。中华圆梦,民族复兴。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的文章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