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万圣节活动丨 空港曲 荐歌-狒话音乐

时间:2019年08月09日 | 作者 : admin | 分类 : 全部文章 | 浏览: 137次

丨 空港曲 荐歌-狒话音乐
去年秋,偶然见网易云首页推送了这首歌,掐着时间算,我想这可能是宋冬野出来新出的歌,应该不太一样天降神童,去听听。讲真,前两遍没有太大触动,词比曲更引人入胜。珂兰葵尔瑞可能当时的心境过于浮躁,体会不出那种略带禅意的淡然。现在想来,有几分“梦里焉知身是客,梦醒何堪为路人”的意思。
后来听,沉下心来郑博闻,咂摸着曲调里特别的音色,开始以为是埙,后来才知叫做尺八。这首歌宋冬野首次担任制作人,也一口气包揽了词、曲、编曲、尺八演奏的工作。
今日荐歌面条之路,《空港曲》/宋冬野
这是一首注定让人浮想联翩的歌曲。从旋律来看,它保持了宋冬野一如既往的孤独和悲怆感,让人不由自主陷入那种由他营造的氛围。因为找来了万青的小号手史立来演奏柔声号,乍一听很像是万能青年旅店。某些旋律,甚至让人想到了他偶像万晓利的那张《北方的北方》,有些禅宗的意味三阳t2。

那么浊重沉静的伴奏,唱出来的调子却那么轻,像是古寺檐角上的风铃声。
脏水洗身浊杯赴宴
欲辩忘言忘言欲辩
戏子与警察又念起诗篇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在世人中间不愿渴死的人,必须学会从一切杯子里痛饮;在世人中间要保持清洁的人,必须懂得用脏水也可以洗身。”
屈原也在《楚辞·渔父》中写下:“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
东西方文化虽截然不同,但却有着共通的智慧。可这种智慧并非人人都能看得通透,屈原没有,我也没有,不知道宋胖子如今作何感想。

第二句出自陶渊明《饮酒二十首其二》“此处有真意,欲辩已忘言”。想说点什么,却早就忘了该怎样用语言表达。
盗贼王臣谎言
如来的饭碗荒诞世间
你我登船送命或寻欢
戏子,警察新沂钟吾网,盗贼,王臣。谁又能扮演得了谁?或许谁都可以扮演成别人。有些人的生活就构筑在谎言之上,看什么都是假象,看别人都是虚妄。要么众人皆醉我独醒,要么就游戏人间呗。只与同好争高下,不与傻瓜论短长酸枣面,可懂的人少,做好的人更少。既然上了贼船崇庆皇太后,赌一把,送命还是寻欢?
草庐 高堂金光大道
闲云牛马杀人刀
可春色不过宛如江南
可月色不过对影三人
可艺术之王垂死于度量
可信仰不过是忘记真相
我把这段词理解为假象,逼真,但永远不属于现实。是海市蜃楼,是镜花水月。记忆中的春色宛如江南,不过只是一厢情愿;眼里的月色曾经对影成三人,不过功成名就的泡沫;信仰的艺术之王,终究也是普通人,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眼见着他起高楼,眼见着他宴宾客,眼见着他楼塌了。要真在乎度量范县一中,在意他人眼光,铄金都堵不住悠悠众口。
这一年多来,每次想到这首歌,我只记得住一句词:闲人,牛马,杀人刀。也许,这有这句才是真的。
杀人刀活人剑乃禅林用语。碧岩录第十二则垂示:‘杀人刀、活人剑,乃上古之风规,亦今时之枢要。若论杀也,不伤一毫;若论活也,丧身失命。’
一个从象牙塔里走出来的人,总要经历“脏水洗身,浊杯赴宴”的过程,为你打水给你斟酒的人,在生活的意义上,并没有什么善恶可言,面对现实你可以保留也可以沉沦,然而辩解或沉默,都仅仅是你自己灵魂的挣扎与迷惘,而与现实本身无关。
渡口的存在是为了渡——从此岸到彼岸,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无盐妖娆,风尘仆仆兴致勃勃,裘马清狂舟车劳顿,因为总有得意或不得已的欲求,所以人总有想要奔赴的地方,而港口之间的周游辗转,即是纷繁浮影的人生。

而人世的疲惫很多时候就从此而来。所以胖子后来的歌,唱的不再是你我之间,而是我和这世间。
世无鲲鹏,然而除人以外,万物心中皆有逍遥。
有人概括听宋冬野的歌分为三个时期,也代表他人生的不同阶段。前调是不修边幅,是心直口快灵丘天气预报,是浅吟低唱,是荷尔蒙粉分泌正旺盛的少年。中调是批判,是成长,是孤寂,是身处人潮边缘的灵魂。后调是厚重,是立地成佛,是参悟。
他的歌像一根甘蔗,坚硬地包裹着干脆。剖开来,倒是清凉星星舰队,汁水吮干净了,剩下渣子,苦涩便返上来,扎得人不敢爱不释手野僵尸王。锋利万圣节活动,超脱,暗流涌动。
第一遍在意词的可观赏性:“可春色陶荔芳啊,不过宛如江南;可月色不过,对影三人。”
第二遍着眼词的耐把玩度:“脏水洗身,浊杯赴宴快乐学围棋。”
第三遍,怡然自乐罢了。欲辨忘言,见仁见智吧。
人世总在试图去度量人,标尺铡刀般横过,度量高下,度量善恶,度量生活的意义与价值,要么战战兢兢,要么格杀勿论。
都是尘世人,谁又能超脱?“无欲无求”——像一个不带纸笔踏青江南的诗人,一个不带酒壶泛舟月下的酒鬼,像是无己无功无名无作传世的圣人们将军媚,瞳仁倒影茫茫山河,无喜又无悲,却又包裹着最大的悲悯和欢喜。

在微博上,他一如以往的生活,继续做音乐、看演出、吃美食、秀恩爱,安利自己喜欢的音乐人星球撞树和邵夷贝,还去山上找了万晓利朝圣,貌似一切都已经过去。只有在看到公司摩登天空举办的草莓音乐节时,用一种玩笑的方式表露出落寞。他转发了那条消息,并写道:“谁来给失业青年宋弄张工作证儿,让我在人群里看你们演个痛快也好。
虽然不知道这段时间他经历了什么,思考了什么,但是这首歌,却分明的体会出毛腿丝袜,他是真正的沉下心来做了很多的思考,关于生命,关于取舍,关于进退,关于生死。
附上这段宋胖子本人的文:
时而思量,凡是皆不过如此。
美不过如此,恶不过如此,见过极致,就难起波澜,登峰造极者又岂不是天天被平淡无奇所困扰。
困于尘嚣阑珊者,皆愿独自摇船登岛,赏几日月,望几日海,久了又要思念俗世红颜,往港口寻船回家去了墓邪。
也许有一天,世界上再也没有船,尘嚣处港空了正华影城,岛上港也空了,尘真归了尘,土真归了土,两群人都站在锈了的空港上,望着对岸,该和起多么美的一首曲子。
——宋冬野
胖子再不是那个大雪纷飞时赤脚歌唱的少年郎了,回不去了。

识别二维码关注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的文章

文章归档